今天是: / 留 言 板    我要投稿    网站登录   
推荐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创作调研 >> 群文创作
    山林青青(小彝剧)    
[ 日期:2014/8/22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6057 评论:0 ]
小彝剧
山林青青
周艳明
时  间:阳春三月
地  点: 山间
人  物:李  进,男,三十多岁,村小组长,有觉悟的农村党员。
        王桂花,女,三十多岁,张进的妻子,泼辣的村妇。
        李大爹,男,六十多岁,蛮横不讲理的村民。
       
        [幕启。颇具彝族特色的音乐声中,一排排树苗在山间
        迎着暖暖的春风跳起欢快的舞蹈。(此处由演员扮演)
                [幕后伴唱:青青小树迎风长,
                          善洲精神四方扬。
                          喜看农村新风尚,
                          绿化荒山变模样。
        [忽然,山间响起几声清脆的驼铃声,随着几声羊叫,
        树苗东倒西歪,苦苦挣扎。
        [李大爹身着彝族服装,甩着羊鞭唱着小调上。
李大爹 (唱)赶着羊子上山坡,
             乐得老倌笑呵呵。
             如今日子扎实好过,
             天天有肉有酒喝。
        这些烂肠瘟呢羊就仿着鬼撵着呢,尾巴立直掉呢跑,差
        点挨老倌我撵瘫掉啰!俗话说呢好:“放牛么睡扁头,
        放羊么跌跟斗”这话么一点都不假哗!哦,这下么好啰!
        小羊找着好玩处,在那片小树林里停下来不走啰!吁!
        那一小对还在树下谈恋爱呢!看着么还怪亲热呢哗!
(笑)哈哈哈......老倌我么也可以板板呢坐下来沽上
两口歇歇气啰!(从挎包内取出酒壶坐在石头上喝酒)
        [王桂花提着提篮上。
王桂花 (唱)持续三年天干旱,
             种下的小树叶见黄。
             老倌山上育树秧,
             半月未踏家门坎。
             桂花送饭上山岗,
             心疼老倌帮帮忙。
       (王桂花忽然发现羊群在树林间啃咬,赶忙放下提篮去
        驱赶)
王桂花  啊莫莫,本来天干么小树就遭殃,想不到这些烂肠瘟呢
        羊还来糟蹋。(看到东倒西歪的小树,心疼地去搀扶,
        左边扶起,右边倒下。)我呢小树苗啊,我呢小树苗!
        看老娘今天不把这些烂肠瘟呢羊腿打断!(拾起树枝打
        羊)我看你还敢来糟蹋,今天非让你长点记性不可。(羊
        叫声此起彼伏)羊是牲口,不懂事么还说得过去,放羊
        呢人呢,给是酒肿醉啰!羊来糟蹋小树林也不管。今日
        老娘非要好好呢给他醒醒酒。(大喊)哪个呢羊,哪个
        呢羊?放羊呢你给我滚出来! 
李大爹 (听到羊叫)阿莫莫,这些羊咋个鬼喊辣叫呢?是出哪
        样事啰?(躲在树后看)阿莫莫,我咋会偏偏遇着这个
        背时婆娘哗!这下么,祸闯大啰!王桂花是远近闻名呢
        泼辣货,要是让她晓得羊是我呢,那就猫抓糍粑——脱
        不了爪爪啰!我惹不起么, 躲得起!(躲在石头后)
王桂花  今日我要是不把放羊呢找出来,我就不是王桂花。
       (王桂花在树林里寻找。李大爹从石头后站起,吓得王
        桂花惊叫。)
王桂花  大爹,你躲在这点搞哪点哗?
       (小树隐下)
李大爹  躲,躲哪样躲。我么是在这点方便方便。你又是整哪样
        哗?
王桂花  大爹,晓不得是哪个烂良心呢,放了一群羊,挨小树林
        么,糟蹋呢不成样子啰!我要是找着他么,非要好好呢
        干他两下不可。
李大爹 (神色慌张)原来是弄个一回事啊,那好,你慢慢呢找!
        我去那边逛逛去!
王桂花 (自语)李大爹今天咋个有点怪怪呢?莫非是......(打
        定主意)让我先试探试探再说。(对李大爹)大爹,我
        问你,你家给是来放羊呢?
李大爹  是呢,(自觉失言,赶忙争辩)我今天不有来放羊哗,
        我只是来山上随便逛逛。
王桂花 (忽然大喊)李大爹,那边有只羊掉崖子下啰!
李大爹 (拿出羊鞭,晕头转向地乱蹿)在哪点,在哪点哗!(忽
        然反应过来)我真是老糊涂啰,差点着他套着啰!(笑)
        嘿嘿嘿......我哪点是来放羊呢,我是来逛山呢。
王桂花 (指羊鞭)大爹,你这个是拿来整哪样呢?
李大爹 (想藏,又不知藏哪点好)这个么,这个么,山上有蛇,
        我是拿来防身用呢。
王桂花  大爹,你不要以为在脑袋上装上两个羊角就可以挨我
        装佯啰!
李大爹  阿莫莫,你咋个就是不相信我哗!
王桂花 (指着羊鞭)你让我咋个相信你嘛?
李大爹  你信么信,不信么算啰,我要走啰!
王桂花  今天这个事情要是不搞清楚,你就不要想走。
李大爹  我就走啰!看你能把我咋个整?
王桂花  咋个整?既然不是你家呢羊我就好办啰!老娘今天不把
        这些烂肠瘟呢羊腿打断我就不是王桂花。(拿起树杆追
        打小羊)
李大爹 (拉王桂花)桂花,桂花,莫打啰!莫打啰!是我家呢
        羊,我家呢羊!
王桂花  彝家汉子敢做敢当,哪个像你当缩头乌龟!
李大爹  是我家呢羊,今天你能挨我咋个整!别个怕你,老子不
        怕!
王桂花  我让你赔。
李大爹 (哈哈大笑)几棵小树让我赔,你给是想钱想疯掉啰!
        再说啰!这片山是小组上呢,就算你家李进是村小组长,
        这钱么也进不了你家呢腰包哗!
王桂花  哪个耐烦叫你赔钱,我叫你赔树。
李大爹  你这个婆娘是咋个说,这里满山遍野都是树,也不在乎
        那几棵。
王桂花  这里呢树,一棵都不能少。
李大爹  桂花,你这个人咋个那个死心眼哗!我们住一个村子首,
        低头不见么抬头还是要见呢,我看么就算啰!何消为了
        公家呢小树,伤了私人呢和气。
王桂花  你今天要是不赔树就莫想走。  
李大爹  赔,陪你做做给要。我还要去放羊呢!
王桂花  敢走一步试试!要不是看你一大把年纪么,非要你双倍
种了赔我呢!
李大爹  让开,好狗不挡道。
王桂花  你骂我!你这条老疯狗!。
李大爹  吁,你敢骂我。
王桂花  骂你咋个了。赔我呢树!
李大爹  我就走啰,小母狗!
王桂花  老疯狗!
李大爹  小母狗!
王桂花  老疯狗!
李大爹  小母狗!
王桂花 (边骂边卷袖子)老疯狗!
李大爹 (摞摞袖子)哪样,给是还想动手不成。
王桂花  干就干,哪个怕哪个!
李大爹  我就走了,看你给把我吃得掉!(往前走)
(王桂花扯住李大爹的衣服,推了一把)
李大爹  以下犯上,老子今天不干你几下,你就晓不得马王爷还
        有三只眼!
       (在音乐声中王桂花和李大爹跳着脚干架,随着音乐的
        变化李大爹、王桂花二人打得难解难分。)
       [李进挑着水桶上。
李  进 (唱)烈日当空大汗淌,
             三年干旱痛心肠。
             棵棵小树缺水灌,
             急得李进挑水忙。
        (发现李大爹和王桂花,急忙放下水桶去拉)放开,放
        开,阿莫莫,你们两个是整哪样哗?
王桂花  李进,你来呢正好,这个死老倌家呢羊踩坏了小树。他
        还脚底下抹油——想溜。
李大爹  李进,你过来,好好呢管管你家这个恶婆娘。要是挨老
        子整出哪样事么,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李  进  都是一个村子首呢,有话么好好呢说吗,何消动手。
李大爹  还不是你家这个恶婆娘先动手呢。
王桂花  哪个叫你横蛮不讲理。
李  进  桂花,不就是几棵小树嘛!让大爹走!
李大爹  活了,不愧是村小组长,共产党员呢思想觉悟么就是比
        一般村民高哗!
王桂花  不行,你为了这几棵树花费了多少心血啊!害得我也
        跟着吃苦受累。(心疼地)你看你,都累瘦啰!
李  进  大爹岁数大了,就不要和他认真啰!
王桂花  其它呢事情好说,这件事没得商量呢余地。
李大爹  李进说呢对,不就是几棵树嘛!何消弄个认真哗!
王桂花  你给晓得我家李进为哪样要来栽树?
李  进  桂花,你扯那些搞哪样!
王桂花  说了你可能不信,李进是为了还债。
李大爹 (疑惑地)还哪样债?
王桂花  还大山的债,还子孙后代的债。
李  进  桂花,莫说啰!
李大爹  咦,你们两口子给是还有哪样事瞒着我哗!说出来大爹
        替你想办法。
王桂花  十年前我们家盖房子,缺少梁和柱,实在没得办法李进
        就偷偷呢上山去砍了十棵树。这些年来啊,李进呢心里
        一直很内疚。
李大爹  哎哟,我还以为是哪样大事情呢?原来是这种小事,何
        消放在心上哗。俗话就说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再说了我们村子首么哪家不砍了十棵八棵呢!不要放在
        心上,不要放在心上。
王桂花  我也是仿这个说呢!李进呢黄鳝脑壳么一直都不开窍。
李大爹  这和种树又有哪样关系哗?
李  进  自从学习了杨善洲的先进事迹后,我更是觉得欠大山一
        笔债,要是不把它还了心首不踏实啊!
李大爹  我晓得呢,你说呢杨善洲么就是广播,电视天天宣传呢
        那个有福不会享呢憨老倌。
李  进  大爹,那不叫憨,那叫高尚。
李大爹  在我看来么,比我老倌都还憨。我老倌么,还晓得为自
        己呢事情考虑考虑。你看看他,虽然当到了那么大呢官,
        一样好处都不有捞着。还害得婆娘和娃娃跟着自己受苦
        受累。他就算不为自己想么,也要为娃娃想想嘛!给是?
李  进  杨善洲老书记舍小家为大家,这才是他的伟大之处啊!
王桂花  早就跟你说了,人家么是领导,你么算哪样哗!
李  进  我不是哪样领导,但我是一名共产党员。   
李大爹  李进,我说你咋个那个憨哗!农村党员又不有哪样名气,        
        每个月么,还要交几块钱呢党费。我就想不通了,你图
        哪样哗?
王桂花  我也是仿这样劝他呢,可他就是不听啊!实在犟不过他
        么,只能由他啰!
李  进  大爹,我没得杨善洲老书记那样高的思想觉悟。我只是
        想偿还自己欠下的良心债,让自己以后能安安心心呢过
        日子。大爹,你老最清楚啰!前些年我们村周围到处是
        青山绿水呢,就是因为乱砍乱伐,再加上三年干旱,现
        在连吃水都困难啰!我们要是再不把砍了的树种上啊,
        咋个对得起子孙后代啊!
李大爹  李进,还是你们这些党员想得长远。我老倌咋个想不到
        哗!
李  进  大爹,我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呢共产党员,
        不可能做出哪样惊天动地呢大事。但我可以从自己呢身
        边开始,从自己力所能及呢小事做起。
李大爹 (有所触动)从自己呢身边开始,从力所能及呢小事做
        起。
王桂花  我也想过了,我们只是普普普通通呢人,不可能做出
        哪样伟大和高尚呢事。我们只要做好普通人就行啰!
李  进  对,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虽然平凡,但我们这样呢人
        活呢实在,活呢有意义。
李大爹 (被深深触动)对,活呢实在,活呢有意义。看来么,
        老倌我这些年么真是白活啰!
李  进  大爹,你现在想通也不晚嘛!让我们携起手来,从现在
        开始,从自己身边的小事做起。
李大爹  好,好,我一定保证把羊踩坏呢小树栽好。
王桂花 (忙说)大爹,不消啰!我刚才是在气头上,说了些对
        不住你老人家呢话。
李大爹  都怪我,都怪我倚老卖老呢跟你对着干,你不要放在心
        上。
王桂花  怪我!
李大爹  怪我!
       (王桂花和李大爹争着道歉)
李  进  大爹,你家岁数大啰!就不要太劳累啰!这些事么我会
        做呢。
李大爹  正因为大爹我岁数大啰!不管是哪样债都不能欠啰!我
        是怕我以后不有时间还啰!
王桂花  是啰!是啰!我们一起把这些树栽好!
李大爹  对,我们一起栽!
       (大爹扶树,李进培土,王桂花浇水)
       (小树重新跳起欢快的舞蹈,渐渐的李进,王桂花,大
        爹融入跳舞的小树中,整片树林郁郁葱葱,整座山林变
        成了绿色的海洋。)
                [幕后伴唱:青青小树迎风长,
                           善洲精神四方扬。
                           喜看农村新风尚,
                           绿化荒山变模样。
       
——落幕——
                             [剧终]
 
  上一篇文章: 群文感悟
  下一篇文章: 馆办文艺团队